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三哥的拳头

: 第三百四十七章 顾 虑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七章  顾  虑

    青城山的“纯阳子”阳展鹏对自己武功修为已经达到了十分自信和自负的地步了。

    那么多武林高手在他的面前连一招半式都抵挡不住,足以证明他青城山“纯阳子”阳展鹏不是嘴上说说的那种伪功夫,而是有真材实料的武林大师级的修为和道行。

    让他从心里足以傲视群雄。

    一个人如果已经有了那种固步自封、自以为是的想法,是不是就会产生一种趾高气扬、目空一切的态度?

    青城山“纯阳子”阳展鹏现在就觉得自己是无敌于天下的绝顶高手,天下各大门派全不在他眼下。

    当别人在他的面前提及什么武林盟主阿三少侠,他不由得露出了藐视一切的神情,他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的人,他凭什么做这个武林盟主?他那是投机取巧,趁他青城山“纯阳子”阳展鹏不过问江湖上的是是非非期间,取得这个武林盟主位置,在他青城山“纯阳子”阳展鹏眼里他武林盟主阿三少侠什么也不是,至少说他是不认可这个武林盟主阿三少侠的。

    当这个青城山“纯阳子”阳展鹏那个长得眉清目秀、机灵可爱的清尘劝说下,说让他等到武林盟主阿三少侠来的时候,和武林盟主阿三少侠交流一下武功之际,那个青城山“纯阳子”阳展鹏竟然口出狂言的说道:“ 我就在这个‘金阳客栈’等他,他不来找老夫,老夫还要去找他呢!”

    “老道,你认为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和这个青城山‘纯阳子’阳展鹏到底谁的武功更加霸道和高强一点?”在“金阳客栈”房间里面,“峨眉派”的掌门人焚心师太目露担忧的对着这个“逍遥观”的掌门人残月道长说道:“要不,我们就绕道去那个神秘组织的驻地吧,让武林盟主阿三少侠不要来这个地方冒这个凶险了。”

    “师妹,你难道对武林盟主阿三少侠没有信心?”“逍遥观”的掌门人残月道长说道:“老道绝对相信武林盟主阿三少侠的武功胜过这个青城山‘纯阳子’阳展鹏,说不定这个青城山‘纯阳子’阳展鹏在武林盟主阿三少侠的拳头之下不堪一击也有可能。”

    “几位前辈,我对师父也是很有信心的,那个青城山‘纯阳子’阳展鹏确实是武功高强,但是,他绝不是师父的对手。”清尘脸上浮现出那种由衷的崇拜的神情说道:“要说谁是无敌于天下,非我师父武林盟主阿三少侠莫属。”

    “古人云: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武林盟主阿三少侠现在是大家的一个精神支柱,他可千万不能有什么闪失,要不然,我们就会全盘皆输。”这个时候脸露担忧之色的“峨眉派”的掌门人焚心师太说道:“假如他们两个人相差甚远,:那还不要说他,如果两个人相差无几,那么谁能保证这个胜的一方是我们这一方呢?”

    “事情没有结局之前,谁也不敢保证这件事情的最后结果!”“逍遥观”的掌门人残月道长说道:“事情反正都已经摆在眼面前了,我们是无法回避的,只有迎难而上,别无他法。”这个时候“逍遥观”的掌门人残月道长回过头对着“峨眉派”的掌门人焚心师太说道:“你回去之后,一定把这个消息带给大家,没事尽量不要出房间的门,我们就在这里静静的等武林盟主阿三少侠的到来,千万不要节外生枝。”

    “你老道说的倒是轻巧,现在后面的人都在陆陆续续的往我们这里进发,人是越来越多,马上住宿都成问题了。”“峨眉派”的掌门人焚心师太说道:“老道,你鬼点子多,看看如何解决这个住宿的问题!”

    “不管有多少困难,只要武林盟主阿三少侠来了,就会有解决的方案出来,我们只要静静的在这里坐等就行了。”“逍遥观”的掌门人残月道长说道:“师妹,你别忘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侠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了我们两个人,我们千万不要让他失望才行。”

    “师父,那个‘雁荡山’的掌门人飞鹤真人来了,在门口呢。”正当“逍遥观”的掌门人残月道长在和“峨眉派”的掌门人焚心师太说不能让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失望的时候,“逍遥观”的弟子来禀报说,“雁荡山”的掌门人飞鹤真人来了,“逍遥观”的掌门人残月道长连忙说了一声:“快快有情!”

    “哈哈哈,你老道在搞什么鬼,我们大家都是老熟人了,来见见你还要通传一声呢。”“逍遥观”的掌门人残月道长刚刚说了一声:“快快有情”,房间的大门一下子被人用力推开,只看见那个“雁荡山”的掌门人飞鹤真人哈哈大笑的走了进来,嘴里还在调侃说道:“你又不是侯爷,摆什么谱干嘛!”

    “你还说本道,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难道听说了什么事情?”“逍遥观”的掌门人残月道长双眼紧紧的盯着这个“雁荡山”的掌门人飞鹤真人笑着说道:“要不然你不在你的路线上,跑到本道这里做啥?”

    “我们那里的探子来报,说你们在这个无名小镇上停留马上两天了,还说在和什么人比试武功呢,到底是谁啊?”这个“雁荡山”的掌门人飞鹤真人带着狐疑的神色对着这个“逍遥观”的掌门人残月道长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有人故意来找茬不成?”

    “不知道你走南闯北的‘雁荡山’的飞鹤真人有没有听说过青城山‘纯阳子’阳展鹏这个人?”一向寡言少语的“逍遥观”的掌门人残月道长现在变得好像一个能言善辩的人了,只听见他接着说道:“现在就是这个人在阻止我们前行,他就是的绊脚石,他已经胜了我们这里快有七、八个人,现在气势嚣张得狠。”

    “青城山,青城山什么‘纯阳子’,‘纯阳子’阳展鹏,这个人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谁提及过啊。”“雁荡山”的掌门人飞鹤真人惊愕的问道:“你们大家都不是这个人什么‘纯阳子’阳展鹏的对手吗?”

    “不错,老道自愧弗如,包括在座的各位,老道估计都不是他的对手。”“逍遥观”的掌门人残月道长说道:“现在焚心师太还在担心武林盟主阿三少侠明天来了之后的安危呢?”

    “哦,这个青城山‘纯阳子’阳展鹏居然会有这么厉害?他难道真的能和武林盟主阿三少侠成为对手不成?”这个“雁荡山”的掌门人飞鹤真人脸上露出一种难以置信的神情接着说道:“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天下无敌,谁与争锋!老道肯定相信武林盟主阿三少侠会完胜这个神秘的青城山‘纯阳子’阳展鹏。”

    “飞鹤真人,你不要把什么事情想象得太美好,武林盟主阿三少侠现在是我们这一方的中流砥柱,他不可以有一点点闪失,这个关系到打击这个神秘组织的成败的关键性哦。”一直坐在旁边不声不响的“峨眉派”的掌门人焚心师太这个时候站起身来走到了这个“雁荡山”的掌门人飞鹤真人面前接着说道:“我们这里的高手在这个青城山‘纯阳子’阳展鹏的手里一般走一、两个回合就落败而归,而且大家也看得出来,那个青城山的‘纯阳子’阳展鹏并没有使杀手,也没有滥杀无辜,只是让人知难而退,点到为止。”

    “今天清尘不是和哪个青城山的‘纯阳子’阳展鹏打了有十几个回合吗?”“逍遥观”的掌门人残月道长双眼紧紧的盯着“峨眉派”的掌门人焚心师太说道:“清尘才十几岁,他都能挡得住哪个青城山‘纯阳子’阳展鹏十几招了,老道猜想,武林盟主阿三少侠绝不会输给他。”

    “哦,想不到清尘小小年纪竟然如此厉害,不愧为武林盟主阿三少侠的挂名弟子。”这个“雁荡山”的掌门人飞鹤真人转过身,脸上露出了些许赞许的目光接着说道:“看来老道们都已老矣,江湖今后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前辈,我那是和他插科打诨、嬉皮笑脸的,他也下不来手啊。”清尘说道:“清尘总觉得他是在让着我,要不然我也不会这么轻松啊。”

    “大家别忘了,那个青城山‘纯阳子’阳展鹏是因为喜欢清尘这个孩子,才没有下狠手,再说,清尘才十几岁,他就是胜了清尘也脸上无光,他还不如大度一点点,因为他毕竟也有七、八十岁了,他还是要一点点脸皮的。”这个时候“峨眉派”的掌门人焚心师太说道:“他说不定就是安排这个局,让我们去把武林盟主阿三少侠请过来,然后他再对武林盟主阿三少侠使什么阴招也有可能。”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逍遥观 ”的掌门人残月道长说道:“等武林盟主阿三少侠来了以后,我们商量商量再想一个万全之策,然后再让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和这个青城山的‘纯阳子’阳展鹏面对面过招。”

    “只能这样了。”这个“雁荡山”的掌门人飞鹤真人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只能静观其变。”

    一马平川的官道上,现在是尘土飞杨、人喊马嘶,陆陆续续的人流,你赶我我赶你,大家都在不遗余力的在赶着路,好像就在这个不远方有什么宝藏让他们去分享一样。

    在官道两边的农田里面干农活的人们都停下自己手中的农活,纷纷抬头注视着这一群浩浩荡荡的人群,有人骑马,有人乘马车,还有人骑毛驴,不过这个骑毛驴的人好像和那些骑马和乘马车的人不是一条道上的。

    因为那些骑马和乘马车的人全部是一些武林中、江湖上人的打扮,而且是各种各样、形形**,穿着花花绿绿的人大有人在,在这些形形**的人群中时不时的有三三两两的小姑娘骑在马上,紧紧的跟着这些江湖上、武林中打扮的人,一路向前,绝尘而去。

    马和马不同,马车和马车也有不同,有些人骑的马是那种高头大马,体毛铮亮,有些人骑的马,也就是普通的马,就是代步用的;马车有一匹马拉车的也有两匹马拉车的。

    官道的农田里面有一个浑身上下穿着破破烂烂衣服的少年,虽说这个少年衣服穿得破破烂烂,但是他的神情当中透露出比他年纪还要成熟的表情,他的身体好像也比和他同年龄的少年要健壮了许多,他戴在头上的草帽和他身上的衣服一样,也是破破烂烂的,他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的衣服是没有破损的,在破烂不堪的衣服破洞中露出了他这种年纪不该有的那种古铜色的肌肉。

    “娘亲,我要出去闯一闯了,我不能在这个贫瘠的地方呆下去了,我不想和爹爹一样,死了都没有钱买棺材。”这个穿得破破烂烂、神色坚毅的少年对着他身边的一个穿得衣不遮体的老妪轻声细语的说道:“等孩儿在外面闯出一片天地,孩儿定会回到这个贫瘠的地方,带娘亲去外面见见世面。”

    “铁娃,你要去闯天下,娘亲不会阻止你,你就放心的去吧,娘亲在这里等你回来。”那个衣不遮体的老妪用手指着官道上那辆豪华奢侈,用两匹马拉车的马车对着这个穿着破破烂烂,戴着破陋不堪的草帽的少年说道:“你舅舅前几天不是和你说了吗,那个坐在有两匹马拉马车里面的人,就是你这一生的贵人,让你千万不能错过,你就放心的去你的贵人去吧,不要为娘亲担心,娘亲会照顾好自己的,有空你再回来看望娘亲吧!”

    “娘亲,孩儿去了,孩儿暂时不能在您身边尽孝了,您自己要照顾好自己。”这个穿得破破烂烂的他的娘亲叫他铁娃的少年,双膝跪倒,给他的娘亲磕了三个头,如何站起身来,像疯牛一样,朝着官道上,那辆用两匹马拉的豪华奢侈的马车,狂奔而去。

    那么这个穿得破破烂烂的铁娃的心里,谁是他的贵人呢?这辆两匹马拉的马车里面坐的又是谁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澳门填海地图 澳门免费大巴登入 金冠AG国际馆网址 hg网上真人赌场登入
澳门银河娱乐